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培君

阳光心态 灿烂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培君,男,中学高级教师,潍坊名师。现为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,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诸城市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,诸城市硬笔书法协会家副主席,超然台诗社理事,苏东坡诗书画院副院长,《超然诗书画》副主编,文化部优秀艺术人才综合测评活动辅导教师、评委,(山东))初中义务教育教科书《书法》教材副主编、编者,山东舜源书画院院士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汪静宜,林彪的痴情未婚妻   

2008-10-16 16:45:42|  分类: 历史天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汪静宜,林彪的痴情未婚妻

 

人们一般只知道除叶群是林彪的妻子外,刘新民也曾是他的妻子。然而,林彪还曾有一个痴情的未婚妻汪静宜,却鲜为人知。

    

林彪原名林育蓉,1907年生于湖北黄冈县林家大湾,在兄弟姐妹5人中,他排行第三。还在幼年时,父亲林明清就替他与邻村一位叫汪静宜(原名汪伯梅)的女子订了婚。

    

  林明清与汪静宜的父亲汪友诚是老相识,林、汪两家常有交往。一天,汪友诚到林明清家聊天,见林育蓉同他的女儿汪静宜一般大小,便当面向林明清提出两家“结亲”之事。汪静宜生得眉清目秀,人见人喜。林明清觉得她与三儿子倒也匹配,便满口答应。1914年农历正月初四,林明清在家办了几桌订婚酒席,亲朋均来祝贺。

    

  林、汪两家定亲后,关系更加密切,但依封建习俗,双方父母在婚前绝不让孩子们见面,以致林彪一生也没有见过这位未婚妻。

    

  1925年7月,林育蓉从武昌共进中学毕业。一次在堂弟林育黎家喝酒,酒到半酣,婶娘贾氏问:“育蓉,你今年18岁了吧,怎么还不将汪家的那个姑娘娶进门?她可是个大美人啊。”贾氏的几句话说得林彪春心荡漾,回到家里,他就对母亲陈氏说,年底要将汪静宜娶过来。林明清翻看皇历,发现当年是个“星灾年”,加上他经营的布厂陷入困境,婚事只好暂行搁置。

    

  同年10月,林彪考入黄埔军校,眼界大开,回想过去自己提出与汪静宜完婚一事,觉得荒唐可笑。每当有教官、同学问起婚事,林彪总是避而不谈。1926年底,他随第四军独立团在武汉休整,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说自己到了武汉,如有机会就请假回来一趟。林明清收到信后,与陈氏商量,等儿子一回来,就叫他与汪静宜圆房。

    

  腊月廿九,一身戎装的林彪出现在家门口。林明清夫妇高兴极了,赶忙问他:这次回家请了几天假,能不能与汪静宜结完婚再走?不料林彪是低头不语,半晌才说:我要与汪静宜解除婚约。林明清大发脾气:“混账东西,哪有退婚的道理!”

    

  汪友诚得知林彪回家,腊月三十下午托人带信给林明清,要林彪到他家去一趟。正月初二,林彪带着厚重礼物及一件送给汪静宜的红绸嫁衣,来到岳父家。汪友诚盛情款待,席间,他问林彪:“办婚事的日子定好了没有?”林彪料到岳父会这样问,早已想好了应付之词:“我这次回家只请了5天假,时间仓促,没法办婚事,请您谅解。”汪友诚沉默许久,才对林彪说:“育蓉,我同你父亲是多年的至交,才把静宜许配给你。你是个读书人,知书达理,千万不要使我们做父母的为难,更不要误了静宜的青春。”

    

  林彪表态:等北伐结束,一定回来与静宜完婚。

    

  林彪到汪家时,汪静宜怕羞,躲在房里不敢出来,只是偷偷地在门缝里看他。她见林彪一身戎装,英俊潇洒,心里乐开了花,满以为林彪上了自家的门,而且连嫁衣也送来了,这场婚姻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

  1937 年,国共第二次合作,林彪给家里写了封信。林明清这才知道儿子在延安,立即给林彪写回信,要林彪派人把汪静宜接到延安完婚。谁知林彪此时竟匆匆与号称“陕北一枝花”的刘新民(又名张梅)结了婚。直到平型关大捷后,汪家才知道林彪在共产党军队里做了大官,并结了婚。汪友诚气得病倒在床,不久便离开了人间。虽然如此,善良的汪静宜还是把心思放在“负心郎”林彪身上,夜深人静时,她常常拿出那件红绸嫁衣左看右看,叠叠折折。

    

  1949年6月,林彪指挥第四野战军进驻武汉,林家大湾的乡亲纷纷跑去看他叙旧。一次,婶娘贾氏对林彪说:“育蓉,汪家的姑娘至今还等着你呢!”林彪听后,心中一惊,随即微笑着说:“她还等着我,她现在住在哪里?”“香炉山。”贾氏回答。

    

  解放后,林明清觉得汪静宜很可怜,便写信给林彪,劝儿子把她接到北京,安排点事做。林彪觉得这事很棘手,一直拖着没办。林明清见儿子无动于衷,就去求叶群,叶群考虑再三,认为汪静宜可以到北京替她带孩子。随后,她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到香炉山去找汪静宜。

    

  汪静宜一听,愤然作色道:“我与育蓉、叶群地位悬殊,人格却是平等的,叶群凭什么叫我去给她当保姆?”于是,林明清又给黄冈县民政局负责人写信,希望民政局对汪静宜予以适当照顾。汪静宜对民政局工作人员说:“这样的钱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

  1954年夏,林彪夫妇回到老家住了两天。一天晚饭后,林彪来到香炉山,他想看看等自己几十年的汪静宜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。汪静宜听说林彪要来,便躲了起来。林彪只好叫汪静宜的妹妹汪金宜转告:不要等着他,找个人家。并留给汪静宜一些钱。汪静宜听了妹妹的转告,态度坚决地说:“烈女不嫁二夫,你叫我嫁人,我决不嫁人。”

    

1964年,汪静宜病逝。大队干部在料理丧事时发现,她的床头放着一件红绸嫁衣和一叠钱,这些钱是林彪送给她的,她一分没花。

    

  林氏家族建家谱时,在林彪名字下写了三个妻子:第一个是汪静宜,第二是刘新民,第三个才是叶群。不过,汪静宜的名字下有个“娉”字,“娉”即订婚之意。这也许是这位痴情女人最光彩的一次收获吧!

  人们一般只知道除叶群是林彪的妻子外,刘新民也曾是他的妻子。然而,林彪还曾有一个痴情的未婚妻汪静宜,却鲜为人知。

    

  林彪原名林育蓉,1907年生于湖北黄冈县林家大湾,在兄弟姐妹5人中,他排行第三。还在幼年时,父亲林明清就替他与邻村一位叫汪静宜(原名汪伯梅)的女子订了婚。

    

  林明清与汪静宜的父亲汪友诚是老相识,林、汪两家常有交往。一天,汪友诚到林明清家聊天,见林育蓉同他的女儿汪静宜一般大小,便当面向林明清提出两家“结亲”之事。汪静宜生得眉清目秀,人见人喜。林明清觉得她与三儿子倒也匹配,便满口答应。1914年农历正月初四,林明清在家办了几桌订婚酒席,亲朋均来祝贺。

    

  林、汪两家定亲后,关系更加密切,但依封建习俗,双方父母在婚前绝不让孩子们见面,以致林彪一生也没有见过这位未婚妻。

    

  1925年7月,林育蓉从武昌共进中学毕业。一次在堂弟林育黎家喝酒,酒到半酣,婶娘贾氏问:“育蓉,你今年18岁了吧,怎么还不将汪家的那个姑娘娶进门?她可是个大美人啊。”贾氏的几句话说得林彪春心荡漾,回到家里,他就对母亲陈氏说,年底要将汪静宜娶过来。林明清翻看皇历,发现当年是个“星灾年”,加上他经营的布厂陷入困境,婚事只好暂行搁置。

    

  同年10月,林彪考入黄埔军校,眼界大开,回想过去自己提出与汪静宜完婚一事,觉得荒唐可笑。每当有教官、同学问起婚事,林彪总是避而不谈。1926年底,他随第四军独立团在武汉休整,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说自己到了武汉,如有机会就请假回来一趟。林明清收到信后,与陈氏商量,等儿子一回来,就叫他与汪静宜圆房。

    

  腊月廿九,一身戎装的林彪出现在家门口。林明清夫妇高兴极了,赶忙问他:这次回家请了几天假,能不能与汪静宜结完婚再走?不料林彪是低头不语,半晌才说:我要与汪静宜解除婚约。林明清大发脾气:“混账东西,哪有退婚的道理!”

    

  汪友诚得知林彪回家,腊月三十下午托人带信给林明清,要林彪到他家去一趟。正月初二,林彪带着厚重礼物及一件送给汪静宜的红绸嫁衣,来到岳父家。汪友诚盛情款待,席间,他问林彪:“办婚事的日子定好了没有?”林彪料到岳父会这样问,早已想好了应付之词:“我这次回家只请了5天假,时间仓促,没法办婚事,请您谅解。”汪友诚沉默许久,才对林彪说:“育蓉,我同你父亲是多年的至交,才把静宜许配给你。你是个读书人,知书达理,千万不要使我们做父母的为难,更不要误了静宜的青春。”

    

  林彪表态:等北伐结束,一定回来与静宜完婚。

    

  林彪到汪家时,汪静宜怕羞,躲在房里不敢出来,只是偷偷地在门缝里看他。她见林彪一身戎装,英俊潇洒,心里乐开了花,满以为林彪上了自家的门,而且连嫁衣也送来了,这场婚姻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

  1937 年,国共第二次合作,林彪给家里写了封信。林明清这才知道儿子在延安,立即给林彪写回信,要林彪派人把汪静宜接到延安完婚。谁知林彪此时竟匆匆与号称“陕北一枝花”的刘新民(又名张梅)结了婚。直到平型关大捷后,汪家才知道林彪在共产党军队里做了大官,并结了婚。汪友诚气得病倒在床,不久便离开了人间。虽然如此,善良的汪静宜还是把心思放在“负心郎”林彪身上,夜深人静时,她常常拿出那件红绸嫁衣左看右看,叠叠折折。

    

  1949年6月,林彪指挥第四野战军进驻武汉,林家大湾的乡亲纷纷跑去看他叙旧。一次,婶娘贾氏对林彪说:“育蓉,汪家的姑娘至今还等着你呢!”林彪听后,心中一惊,随即微笑着说:“她还等着我,她现在住在哪里?”“香炉山。”贾氏回答。

    

  解放后,林明清觉得汪静宜很可怜,便写信给林彪,劝儿子把她接到北京,安排点事做。林彪觉得这事很棘手,一直拖着没办。林明清见儿子无动于衷,就去求叶群,叶群考虑再三,认为汪静宜可以到北京替她带孩子。随后,她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到香炉山去找汪静宜。

    

  汪静宜一听,愤然作色道:“我与育蓉、叶群地位悬殊,人格却是平等的,叶群凭什么叫我去给她当保姆?”于是,林明清又给黄冈县民政局负责人写信,希望民政局对汪静宜予以适当照顾。汪静宜对民政局工作人员说:“这样的钱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

  1954年夏,林彪夫妇回到老家住了两天。一天晚饭后,林彪来到香炉山,他想看看等自己几十年的汪静宜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。汪静宜听说林彪要来,便躲了起来。林彪只好叫汪静宜的妹妹汪金宜转告:不要等着他,找个人家。并留给汪静宜一些钱。汪静宜听了妹妹的转告,态度坚决地说:“烈女不嫁二夫,你叫我嫁人,我决不嫁人。”

    

  1964年,汪静宜病逝。大队干部在料理丧事时发现,她的床头放着一件红绸嫁衣和一叠钱,这些钱是林彪送给她的,她一分没花。

    

  林氏家族建家谱时,在林彪名字下写了三个妻子:第一个是汪静宜,第二是刘新民,第三个才是叶群。不过,汪静宜的名字下有个“娉”字,“娉”即订婚之意。这也许是这位痴情女人最光彩的一次收获吧!

整理:幻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{一个平常的女人,誓言了伟大的爱情,见证了永恒的人生。尽管他辜负了她!}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